2019,网络电影演员“冷”吗?|生态调查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于:2020-01-14 22:47

  都在谈演员困境,为什么没人关注网络电影演员?

  本质真实而残酷:现阶段的网络电影造星能力弱,以至于99.5%的网络电影演员都是零关注、零绯闻状态——因为零关注,所以“零绯闻”。

  来自于传统电影电视剧跟组特约、表演科班、非科班跨行、网红、跑组群演,甚至剧组工作人员、演员助理都有可能演个网络电影男三女三。众所周知的入行门槛低,退圈成本小,群体流动性大,“来去自如”,事实上,还没有一个大概数字量化统计到这个群体究竟有多大。何况,有多少演员会一生坚守网络电影阵地?

  随着近年网络电影投资体量增加,一些偏头部的演员片酬十几、几十万,“一哥”能上百万,还有更多的跑组群演,一个项目拿一两万,甚至几千块。这些沉默的大多数苦熬着“青春饭”、通宵没条件,他们是践行理想,还是为生活挣扎?

  其次,相对片酬的“接地气”,更大的偏见来自于“网络电影演员也需要演技吗?”

  当自带星光的“演员”二字与似乎有着制作粗劣低端“原罪”的网络电影相遇,网络电影演员这个群体真实的生存境遇是怎样的?当时间、资金、环境受限,导演现场讲戏吗?我们选取了几位演员代表,非科班入行的、“网红”转型演员的、经纪签约给内容制作公司的几个成型样本,一窥网络电影演员真实生态。

  当然真实的片场环境、演技说,首先需要导演亲自发声:

  演员演技之导演见

  黄河:代表作《狄仁杰之幽冥道》《大雪怪》

  造星能力弱归根结底是作品影响力问题,所以解决问题的核心就是要提高网络电影的影响力。

  演员也需要好剧本和好制作。再好的演员,也无法在一个烂作品里被人熟知和喜爱。或许,把网络电影演员介绍给外界,最好的月老就是一部好作品。

  每个项目拍摄周期不充裕,资金成本受限在所难免。院线电影也总觉得预算不够。但就演员而言,没有坏演员,只有差导演。好的导演,总能挖掘出演员的内在潜力。这也是我在不断学习的课题。

  表达有千万种,如果预想的表演方式演员表现得不够完美,是否可以换个方式呢?一个人死了爹就非得要哭吗?如果哭不出来,是不是可以设计为这个人在悲伤时会暴躁狂吃?亦或者难受时就喜欢咬自己的手指。看着眼前死去的亲人,手都咬出血了仍不见一滴泪,或许会更动人。所以当演员没那么贴近自己的预想表现方式,就果断换方法。毕竟,再好的演员都不可能什么都能演。前期选角合适很重要。

2019,网络电影演员“冷”吗?|生态调查

  回宇:代表作《大汉十三将》《魔国志》

  当片场条件受限,演员演技不达标,这个一部分是可以在选角阶段规避的问题,通常演员本身贴合角色,就会提高一些拍摄制作阶段的效率,所以一些casting团队会参与网络电影选角。

  而所谓“演员”,就不会太区分是否是网络电影演员,因为几乎没有只演网络电影的演员,他们的上升需求很旺盛。目前最大的困境就是演技和综合素质不够好。

  富贵:代表作《巨鳄》

  导演对演技肯定有要求,条件允许下演不好就一遍遍来,实在不行就改戏,或者后期剪辑。我接触的演员不只演网络电影,院线、电视剧、网剧、广告都会拍——只拍网络电影的演员我没接触过,只做网络电影的导演编剧好像有的是。

  当然目前演员和其他部门都面临一样的问题:提升能力、有戏拍。

  在每部戏之前,演员进组有一两天围读,一两天试妆海报,套招的时间有多有少,一般也都三五天左右。要说体验生活,目前基本没有,当然这也跟题材有关。其他影响演技和表现的,就靠演员自觉性,台词背熟现场调整了。

  “希望我演的电影能和我的vlog一样

  受到大家期待和喜欢”

  “复古国风女神”写真之后,#南笙vlog#是她第二个在微博掀起声浪,有强烈辨识度的作品。出道以来出演、参演各种影视剧,2019年,南笙主演了4部网络电影,并为这些作品演唱了主题曲。

  “我接的戏都预留出了前期的准备时间,包括剧本的讨论,人物的定调,还有造型的设计。”

  当下,她主演的《辛弃疾1162》在爱奇艺热映,南笙理解李霜花这个角色“野蛮生长又纯粹深情”,她是陪伴在豪将辛弃疾身边征战沙场,出生入死的一抹女性亮色。为此在进组之前,南笙控制饮食,健身,以及射箭训练了将近一个月。

2019,网络电影演员“冷”吗?|生态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