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动画电影不断“越界”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于:2019-02-26 11:08

中国动画电影不断“越界”





今年奥斯卡奖结果揭晓,然而入围影片引发的关注度和讨论度都不及往年。在各种“唱衰”的声音中,唯独对动画长片和短片这两个奖项的质疑最少。

这并非因为“动画”不被重视,恰相反,随着越来越多优秀创作者的加入,新锐大胆的艺术探索不再是小众实验动画的特权,更多进入主流视线和商业放映院线的动画作品,有着抗衡真人电影的表现力。年度最佳动画长片的《蜘蛛侠:平行世界》和短片《包宝宝》等作品,证明动画能不局限于“全家欢”的类型,也能摆脱“电影低幼分支”的刻板印象。

动画能否进入成人世界、能否处理成人的命题?这已经是个不成问题的问题。如果把视线放宽到奥斯卡的动画入围长名单、欧洲电影奖和各类艺术影展,很容易发现,动画电影不仅拥有不输真人电影的议题设置能力,更进一步,它丰富了真人电影的表现形式;甚至,它突破了真人电影和物理世界的局限,让视听语言闯荡新的维度。

动画拓宽了超级英雄的精神世界

当漫威旗下的超级英雄逐渐显出疲态时,一部《蜘蛛侠:平行世界》挽救了粉丝的热情。这部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的热门候选,取材于漫威漫画,借用了超级英雄片的类型方程式,又同时超越了漫画和超英大片。主创利用动画的特色和优势,跳出真人电影的技术限制,用“平行宇宙”的概念整合了历代“蜘蛛侠”的叙事线索,仅剧作就漂亮地完成“旧瓶装新酒”。在剧情最关键也最核心的动作戏段落里,主创再次利用动画的形式突破真人电影的局限,“对决”不再属于身体和物理的层面,而是把人与人之间思维的冲撞“可视化”,用奇幻的画面打通三次元和二次元,探索现实经验之外的体验。《蜘蛛侠:平行世界》保留了传统剧情片的叙事,这让它在大众市场仍然是“可亲”的,但它用动画的自由度,拓宽了超级英雄以及此种类型片的精神世界。

《人生的另一天》在去年戛纳影展首映取得轰动,原因是类似的。这也是2019年初欧洲电影奖的最佳动画长片得主,影片根据1970年代一位波兰记者亲历安哥拉内战之后的非虚构作品改编。电影以及原作的视角和立场可以商榷,重点在于动画如何释放了“历史讲述者”的想象力,真人访谈的段落和模仿手持摄影质感的手绘动画相结合,是对虚构和纪录边界的挑战。

用儿童的视角挑战“儿童不宜”的主题

去年戛纳影展期间还有一部现象级的动画,就是日本导演细田守的《未来的未来》,这部影片也是今年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五部入围作之一。细田守因为家里第二个孩子的出生,真实的生活经验给了他启发,促使他创作出“二宝降临,大宝怎么办”的故事。影片的画风既甜且萌,内容却非小清新和小确幸,导演别出心意地用“大宝的心理建设”这条叙事脉络,钩沉了大半个世纪的家族史,用童真的视角直面宏阔的命题,在动画中注入时光和生命的分量。

可以用孩子的目光迎向历史、记忆、战争、身份这些沉重到似乎“儿童不宜”的议题吗?《未来的未来》给出正面的回应,《养家之人》也是。《养家之人》的女主角生活在塔利班严酷统治下的阿富汗,她目睹父亲无辜被捕,看到母亲和姐姐陷入绝望,在那个疯狂、残酷的生活环境里,小女孩只能女扮男装承担起“养家之人”的角色。作品在简洁的二维手绘画面中融入版画和细密画的特色,以质朴的民风在一个简单的故事里注入坚实的力量感,探讨“女性艰难的生存和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