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巧手捏泥塑,栩栩如生再现关中农事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于:2019-05-16 02:50

大地之子,苦守芳华

提起黄土地,多数人的印象也许是漫天飞扬的尘土,也许是高亢嘹亮的秦腔,也许是金光闪闪的麦垛……

这些印象,都对,又似乎都不对,毕竟那些最具特色的场景已经从我们的生活里渐渐消失。如今的我们已经无法再去感知,直到我们遇见了泥塑艺人李进虎。

在李进虎家里,有一组颇具规模的泥塑群组《粒粒皆辛苦》。耗时两个多月,李进虎创作出这长2.1米、宽1米,涵盖82个人物以及牛、马、羊、驴等场景,生动再现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农村种粮、收割、运输、打场、加工的劳动场景。

农民巧手捏泥塑,栩栩如生再现关中农事

有人用手推着装满农家肥的推车,有人用担子挑肥、施肥;有人犁地、耙地、播种。男人们忙得赶不上回家吃饭,妇女们便挎着竹篮,直接将饭菜送到地头。火热的打谷场上,收割回来的谷子摊在场上,打谷子、扬谷子、手摇风车呼呼响,以及牛拉碌碡碾谷成米……虽是黄泥捏制,却都有声有色。

除了这些,李进虎家中还有曾经步行几十里路去交公粮、自己烧制砖瓦垒土胚子盖房子、进山伐木扛回家等等如今根本不会看到的场景。

农民巧手捏泥塑,栩栩如生再现关中农事

之所以会选择捏制这些场景,李进虎说,一为留念,二为警示。

留念,是想让后辈们能够通过这些塑像更为直观地了解这片土地上人们生存的过往。虽然艰苦,但也曾苦中有乐,那也曾是一代代人逝去的青春。应当保留下来,被后辈知晓。

警示,是想告诉子孙们,生活的不易。比如那些浪费掉的粮食,原本并不是像如今那样,可以机械化耕作、机械化收割,每一粒粮食,都曾为了破土而出努力过,容不得半点浪费。

农民巧手捏泥塑,栩栩如生再现关中农事

一捧黏土,两手巧思

李进虎从小生长在农村,虽然条件艰苦,但是农村丰富的生活场景,却让他耳闻目睹了各种场面,经历了各种历练,熟悉了各色人物。这些认知早就深入骨髓,为他日后的创作埋下了一笔巨大的宝藏。

李进虎记得自己第一次接触泥人,是在一位为寺庙塑神像的亲戚家里。在那里各种传神的小泥人,令年幼的他爱不释手。他决定拜师学艺。

“刚开始的时候,就是一通乱捏,人物根本捏不出来,而牛羊马就算捏出来大形,却站不起来。”

师父告诉他,要站起来就一定要有骨架。从那以后,李进虎大大小小的作品都会先做骨架,小点的作品用铁丝,大一点的用木头,再大型的就用钢筋焊制。

农民巧手捏泥塑,栩栩如生再现关中农事

有了骨架就能保证泥塑不会散架。正因为如此,西安一处地下宫殿要塑帝王像的时候,由于地下潮湿,无法现场塑造,只能塑好之后运到现场,但这过程中会产生诸多颠簸,塑像质量很难保证,管理处多方寻觅能工巧匠都无人应承,直到他们找到李进虎。

最终,那座跟真人同比例大小的帝王塑像顺利被抬进地下宫,李进虎的手艺再次让众人咋舌。但他并不满足于此,依然潜心研究着关于泥塑的一切。

当记忆中的场景不再清晰时,他就四处询问身边的人,与土地打交道的人,对农村生活的任何场景都是烂熟于心,比如,怎么耕种,怎么吆牲口,怎么施肥……稍稍一个动作,甚至一个眼神不到位,都会立刻被他们指出来,所以,李进虎说,身边的人都是自己的老师,他们有着“火眼金睛”,任何问题都能被找出来。

农民巧手捏泥塑,栩栩如生再现关中农事

当然也有一些久远的场景,已经无人知晓,这时,李进虎就会上网查资料、找老照片,找旧报纸……将得来的信息细细琢磨,甚至在睡觉时都在想怎么做会更好,灵光乍现时,哪怕是半夜,他也会立刻起身制作。

李进虎“为后世留下些什么”的观念很强,想到什么就会立刻着手去做,在他的手中先后诞生了陕西八大怪、黄金甲、蔡伦造纸、红军长征雪地讲话、丝绸之路等等一系列泥塑群组,这些作品已被多家博物馆收藏展出。

“如果不做,就可惜了,百年之后是遗憾,把自己见过的东西没做出来,没留到世上。”李进虎说得云淡风轻,眼神却坚毅无比。

农民巧手捏泥塑,栩栩如生再现关中农事

黄泥塑万象,丹心敬土地

跟土地打了一辈子交道,才深感土地的纯净与珍贵。

在李进虎眼中,土地可以生长万物,养育众生。而自己用泥土做出来的雕塑也相当于是土地里长出来的,它是接地气的,有价值的。

不管是在最初做神像,还是到后来做泥人,李进虎始终坚持用最干净的土,塑最接地气的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