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风车安全责任边界应由法院而不是舆情界定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于:2019-10-09 12:58

  1月15日,“聚焦共享经济下顺风车产品合规发展研讨会”在京举行。本次会议由中国青年网主办,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承办。

  知名评论员曹林、中国传媒大学教授王四新、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刘德良、公安部道路交通安全研究中心机动车辆安全研究室主任周文辉以及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姜先良、王维维律师出席会议,中闻律师事务所李亚担任会议主持人。参会嘉宾就“顺风车的定位、顺风车的准入标准、顺风车的安全问题和责任边界等问题”展开热烈讨论。

  顺风车出行数据屡创新高 成平台争夺新焦点

  会上,主持人李亚认为:“顺风车应属于私人小客车合乘的范围。其作为通勤的共享平台,具有节约能源、缓解拥堵、方便出行等优势。顺风车具有公益、共享、非营运的原则,而网约出租车是具有盈利性质的,两者有本质上的区别。且顺风车相对于黑车市场而言,解决了部分安全出行问题。”

  来自滴滴出行的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滴滴创造性的提出了顺风车跨城回家的概念。在固定运力之外,通过整合更多私家车,让车主和乘客能够更高效的共享车辆和座位,为春运提供额外运力。这一年春运期间,顺风车共运送乘客190万人回家,覆盖31个省,相当于同年南航客运量的24%。2017年春运期间,顺风车共运送848万乘客跨城出行,这一数据接近国内最大的航空公司之一——南方航空国内航班在春运期间的运送人数。据某顺风车平台统计,跨城用户的出行范围遍及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的343个城市,覆盖了所有开通顺风车业务的城市。2018年春运期间,滴滴共运送乘客共计3067万人次,约是去年同期的3.62倍,相当于同期民航运力的近一半,等同于增开了45913列8节动车组和170388架波音737飞机。

  “屡创新高的顺风车出行数据背后,是有待满足的巨大市场需求。”王维维律师说。随着顺风车概念的普及,顺风车业务逐渐成为各大出行平台争夺的新焦点,滴滴出行、嘀嗒打车、阿尔法顺风车、哈啰出行等平台先后推出了各有特色的顺风车业务,顺风车市场一时间风起云涌,“即便在2018年顺风车处于风口浪尖的时候,也仍然有新的企业加入市场。”

顺风车安全责任边界应由法院而不是舆情界定

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王维维

  顺风车“一刀切” 剥夺人们享受新产品的权利

  程龙是一名顺风车车主,在有车之前也是顺风车的乘客。程龙家住北京通州,而上班在北京西边,整个通勤路线较长。在没有车之前,程龙有过打车经历。“从家到公司,出行成本还是很高的。后来知道有了顺风车,它的价格几乎是所有打车出行方式中,成本最低的。我就一直使用这项服务。后来我自己有了车,也开始拉一些顺路的乘客,做起了顺风车车主,毕竟可以分摊一些油费,能让自己省一些油钱。”程龙在会上说。

  “今年8月底出现安全事件之后,滴滴顺风车下线。开始大家很愤怒、很不理智。其实每个领域,尤其是公共出行领域,都会遇到治安事件。我们很难杜绝它,只是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罢了。”当提到伴随顺风车下线对自己生活的影响时,程龙表示:“通勤支出这块费用明显多了,只能早起一会去挤地铁,降低我们家的通勤支出压力。”

  “经过几个月对‘顺风车问题’的沉淀,舆论终于冷静下来了。”知名评论员曹林在会上表示。“顺风车迎合了部分民众的出行需求,有的甚至对顺风车形成依赖。其实在顺风车出现之前,‘民间’就有拼车行为,顺风车便是‘民间’拼车行为更规范化、更管理化的表现。即使顺风车暂时下线了,‘民间’仍有各种形式的拼车。这种情况反而更让人担心,没有平台、没有管理,不在可控的范围内,就可能导致更大的问题出现。”

顺风车安全责任边界应由法院而不是舆情界定

知名评论员曹林。见习记者王增强摄

  “相比传统的网约出租车而言,顺风车更能体现公共价值。而‘一刀切’下线的顺风车业务,实际上是剥夺人们享受新产品的权利。”曹林说。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王四新表示:“目前,顺风车平台首先面临的不是如何做大做强的问题,而是生存问题。生存的问题要解决,除了满足日常运营,最主要的是让政府认识到怎么去监管平台。”此外王四新从中国目前互联网领域的大背景出发,诠释了顺风车在实现国家战略层面扮演的重要角色。“随着5G时代的到来,要实现中国经济增长转型,必须把老百姓的基本生活方式带入到经济增长模式里去,顺风车是最能体现这种国家战略,最能作为国家战略实现路径的一种方式。”

顺风车安全责任边界应由法院而不是舆情界定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王四新 见习记者王增强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