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谢宇弑母案最新进展:涉三项罪名将被起诉 北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于:2019-08-12 22:09

  指向“预谋”

  谢瑶惊呆了。

  房间内安装了两个摄像头和报警器,分别对着大门和主卧,客厅地面上杂乱散布着数根电线,连接到电脑,可以通过手机查看室内情况。

  “我一进去就把电给拔了,不让他看到房间里的情况。”谢瑶和剥洋葱说,室内墙壁和窗户缝隙已经被壁纸贴上。

  谢天琴的尸体在主卧中,用塑料包裹了多层,每一层的缝隙中,还被放入了活性炭。

  警方事后的调查,指向了预谋。

  2015年6月底,吴谢宇没有回家前,已经通过网络购买了刀具、防水布、塑料布、隔离服、医生护士服等,其中仅刀具就购买了菜刀、手术刀、雕刻刀及锯条多种。

  7月12日到7月23日,即案发后,他又数十次购买活性炭、塑料膜、壁纸、真空压缩袋等。

1556412676244951.jpg

  案发现场的阳台,还悬挂着三四张塑料布,衣架上晾着一只一次性手套。张维 摄

  2016年3月7日,剥洋葱在案发现场看到,这座建于2000年左右的住宅楼,已经墙皮脱落。

  谢天琴和儿子曾长期居住的一楼阳台上还晾晒着三四张塑料布,衣架上还有一只一次性手套。

  吴谢宇表现出异于常人的平静。

  7月份,吴谢宇曾乘火车离开福州。

  10月份,吴谢宇的身份证登记信息出现在福州某酒店。之后的四个月,又杳无音信。

  吴谢宇的一位挚友回忆,10月7日是吴的生日,他们还曾电话联系过。

  电话里,他们聊了即将毕业的生活。吴谢宇说,他毕业后打算出国,语气中也听不出异常。

  有媒体报道称,在这期间,他曾结识一位性工作者,两人发展为男女朋友,并拿出十几万元向其提亲。他拍摄了多部与该女子的性爱视频。

  12月底,北大经济学院一位同学甚至看到吴谢宇回到了北大宿舍。据称,是因为吴谢宇没有参加大三下学期的期末考试,挂了科,回到宿舍后和同学咨询了补考的事情。

  “我们就是太疼他、太相信他了。如果对他哪怕有一点点怀疑,他也跑不了。”谢瑶现在充满疑虑,她盼着警方抓到吴谢宇,她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把高智商用在算计亲人身上,能说什么好。”谢瑶和剥洋葱说。

  至亲谢瑶最近整晚睡不着觉,一躺下,就能想到2015年的6月,她和谢天琴坐在床边说话,弟弟的女儿在床上蹦来蹦去。

  她们去逛街,谢天琴看中一双乔丹牌运动鞋,她当场买下,“小宇将在7月份回家,带他来老家看外婆时穿。”

  这双鞋子,至今仍放在谢瑶家里;吴谢宇却消失了。(新京报剥洋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