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报:从夫妻财产制度发展看中国法治进步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于:2019-06-12 12:29

  原标题:从夫妻财产制度发展看中国法治进步

  七十年来,逐步形成和不断完善的以夫妻共同生活为基础的夫妻财产制度,见证着中国法治建设的历史进程。一部夫妻财产制度的发展史,也是新中国法治建设成就史的伟大篇章。

  中国人自古素有家国情怀:家是最小的国,国是最大的家。国家强大有力,家庭才能幸福安康;家庭幸福美满,国家则愈加繁荣昌盛。对于家庭来说,财产应是家庭的经济基础,夫妻财产制度对维护家庭和睦稳定至关重要。建国七十年来,党和政府历来高度重视夫妻财产制度,一部夫妻财产制度发展史也是一部中国法治的进步史。

  195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颁布,这是新中国成立后制定的第一部法律,意味着新中国夫妻财产制度的开局与构建。该法第十条规定:“夫妻双方对家庭财产有平等的所有权和处理权。”该条确立了夫妻一般共有财产所有制,将夫妻双方的全部财产都纳入共有财产的范围。对约定财产制,该法没有明文规定,但从《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起草经过和起草理由的报告》中“不妨碍夫妻间真正根据男女权利平等和地位平等的原则来做出任何种类家庭财产的所有权、处理权和管理权相互自由的约定”的规定来看,该法承认在维护男女平等基础上的夫妻约定财产制。婚姻法的制定具有重大意义:首先,夫妻一般共有财产所有制符合当时的国内形势:刚刚结束内战,经济落后,大多数人生活贫困,对家庭的依赖性较强。因此,夫妻一般共有财产所有制,强调婚姻家庭对人民生活的保障作用。其次,夫妻一般共有财产所有制极大地提高了妇女的权利和地位,进一步提升了其工作生活的积极性和主动性,推动了社会生产力向前发展。第三,奠定了新中国夫妻财产制度的基础,根据经济社会发展需要,我国夫妻财产制度在此基础上不断完善和发展,新中国关于夫妻财产制度的法治建设就此起航。

  法律应当与经济社会发展同频共振,改革开放后我国经济社会快速发展推动我国夫妻财产制度为适应经济社会需求进一步完善。1980年颁布了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夫妻财产制度采取的是婚后共同财产所有制。20世纪80年代的中国,夫妻财产的数量和种类丰富繁多,为适应新形势,1980年新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对夫妻财产约定做出明确规定;充实了夫妻约定财产制的内容;排除了第三方与夫妻一方的交易顾虑,增强了交易安全的考虑。1993年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财产分割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其中第7条规定:“对个人财产还是夫妻共同财产难以确定的,主张权利的一方有责任举证。当事人举不出有力证据,人民法院又无法查实的,按夫妻共同财产处理。”该意见第17条同时还规定:“夫妻为共同生活或为履行抚养、赡养义务等所负债务,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离婚时应当以夫妻共同财产清偿。”从上述规定可以看出,夫妻共同债务应为连带债务,但对夫妻债务的范围、证明责任等问题未作出明确规定。

  随着社会进一步发展,经济活动的更加频繁、复杂,出现不少以夫妻一方举债夫妻双方恶意损害债权人利益的现象,为保护债权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对外负担的债务原则上应为夫妻共同债务,除非夫妻一方能够证明与债权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债权人明知夫妻之间有关于债务的约定。为适应当时形势,1997年9月,党的十五大首次提出依法治国基本方略, 中国法治化进程提速,夫妻财产制度也进一步修订和完善。婚姻法(2001年修正)第十九条第3款规定:“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的,夫或妻一方对外所负的债务,第三人知道该约定的,以夫或妻一方所有的财产清偿。”《婚姻法司法解释(一)》第18条规定:“婚姻法第十九条所称‘第三人知道该约定的’,夫妻一方对此负有举证责任。”《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进一步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3款规定情形的除外。”结合当时的特殊社会背景,《婚姻法司法解释 (二)》第24条的主观规范目的是为了保障债权人利益,防止夫妻假离婚、真逃债。婚姻法第四十一条还规定:“离婚时,原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应当共同偿还。共同财产不足清偿的,或财产归各自所有的,由双方协议清偿;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从上述规定可以看出,关于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原则上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