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国院士谈城市活力:乱未必不好,但不能认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于:2019-05-15 23:04

一个城市乍看起来比较乱,甚至无序,在不少人看来或是应该批评的,然而一直关注城市设计与活力的中国工程院院士、东南大学教授兼博士生导师王建国在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认为,有时候有些“乱”未必就不好。

他说:“城市活力及其场所营造的原则,尺度要宜小,节奏要宜慢,我更倾向于一种从自下而上的、人性化的、能被感受和体验的活力。所以这种有序并不是一个几何物质空间体的有序,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从城市设计的角度出发,我不能认同在一个可见的场所当中,大家都在“争奇斗艳”,而毫无城市连续性维度的节制。”

王建国前不久应邀在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举办讲座,围绕“城市活力保护和再生的设计途径”的主题分享了他的研究成果及案例。讲座后,王建国接受“澎湃新闻·艺术评论”()的专访,阐述了他对于当下城市设计中若干议题的见解。

澎湃新闻:今天整个讲座的主题是城市活力,现在许多城市都邀请明星建筑师去做一些吸睛的建筑,来带动一个区域乃至整个城市的活力,比如上海苏州河附近在建的“空中花园”,以及最早的毕尔巴鄂古根海姆美术馆,您怎么看这样的现象? 

王建国:我认为一个城市当中需要有一定的视觉标识度和陌生感的刺激,这对于一个城市的发展过程是非常重要的。就像我刚才所说的,并不是理性有序的东西就一定是最好的。所以我是一直是比较主张设计师可以用能动的方式去参与城市活力的营造和新形象的塑造。 对于这些与众不同、甚至标新立异的设计,我个人其实是比较认同的。但另外一方面,从城市设计的角度出发,我不能认同在一个可见的场所当中,大家都在“争奇斗艳”,而毫无城市连续性维度的节制。

王建国院士谈城市活力:乱未必不好,但不能认

讲座现场

城市活力及其场所营造是城市建筑设计师需要关注的主题。在王建国院士看来,城市活力最初来自于市井生活,市井生活及其场所载体的丰富多样是维系地方传统鲜活的必要条件。城市作为一个有机体,永远存在着兴盛与衰亡、保留与淘汰、发展与保护的双重挑战,在城市发展过程中,一直存在一个有梯度、有中心、有边缘、有不同年代拼贴积累的形态建构。

在讲座中,王建国院士提出了城市活力及其场所营造的五大原则。

第一,尺度要宜小,节奏要宜慢。要关注微环境与人性化的尺度。

王建国院士谈城市活力:乱未必不好,但不能认

成都太古里

第二,杂而不乱,喧而不闹,动静相宜,“一个城市中,不是说越‘整洁’就越好,密度和拥挤是两个概念。”王建国表示,像成都的太古里、北京的侨福芳草地都是很好的案例。

第三,要关注自发、自愿、自主、自为的城市活力,“你要让一座城市自发萌生出自己的城市生活活力,设计者应该探索人群的一些共性的行为,如环境行为、环境心理学、认知心理学等等。

第四,作为建筑师和设计师,需要以他者身份留意观察注视城市活动和景观,“我们经常讲看热闹、看表演,百姓的好奇心自古至今就是城乡空间的真实存在,各种传统的集市、城市的节庆、乡土民俗的活动都是人们所喜爱的社会生活,其高度和谐分享、互动的社会参与正是一座城市的活力。”

王建国院士谈城市活力:乱未必不好,但不能认

丹麦哥本哈根“八字住宅”

第五,建筑空间和功能处理内外关联和一体化,“内外其实是相对的,隔而不断。建筑的外立面就是城市空间的‘内壁’。”王建国说道。他以丹麦哥本哈根的“八字住宅”为例——在传统的社会生活中,自发性相遇和邻里互动等都被限制在建筑首层中,而八字住宅把它们径直扩展到顶层,由直通十楼的连续散步道和单车径,创造了一个三维立体的城市社区,把郊区生活融入到商业和居住功能共存的城市活力中。

王建国院士谈城市活力:乱未必不好,但不能认

王建国院士

对话:

澎湃新闻:您在前面的讲座中提到城市设计应该顺应市井生活的走向;但另一方面,自发的市井生活在很多时候被认为是无序的,您认为城市设计是否应该去引导市井生活?

王建国:我认为对于一个城市的所谓秩序有很多种理解。我们一般把它认为是整齐划一:有一种很好的几何方式去控制空间和街道,或者是制定有序的制度。但是从市井生活中产生的城市活力并不意味着无序。它其实是建立在人与人的关系之上,所以这并不是我们平常所感知到的那种直接的或是用数学的方式去表达的有序,而是一种社会的有序,是从内在的社会代际组织而来的一种有序。